少年-1.5

1.2

立香站在公交车站牌旁,戴着一副黑色耳机。

他看了一下手腕的表,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点,他抖起腿,打起节拍,哼起小调。

周末,日朗天晴,万里无云。明媚的阳光把整座城市照得格外精神,一大早街上的行人都精神抖擞。就连街道两侧树木上的枝叶也格外得鲜绿。

没过多久,立香终于等到他所等待的那个人。

咕哒子穿了一条米白色的短裙,背着一个小小的粉色单肩包。她走到车站牌旁,看着立香:“你怎么又这么早到啊。”

边说,她笑了起来。

立香摘下耳机:“其实我刚到没多久。”

“哼,骗人。”

立香笑了笑,没有再说些什么。

男孩子跟女孩子出去玩一定不能迟到,甚至要早到。

这是立香从某本书里看到的,他觉得很对。

咕哒子拉了拉立香的衣角,朝着一个方向走去。立香走在她的另一侧,两人靠的很近却又未互相碰到。

这不是立香第一次被咕哒子约出来。

自从那天送她回家得到她的微信后,两人就经常在微信上聊天,大到立香请教习题、咕哒子请教烹饪技巧,小到双方分享各自在学校发生的一些趣事。于是,差不多每个周末咕哒子都会约立香出来玩耍。有时会去某个地方吃顿饭,有时会去游乐园玩。

两人顺着小道慢慢地走着。头顶满是绿荫,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空隙,慵懒地洒在石板地上。

咕哒子虽走的慢,但步伐轻盈,整个人似乎处于开心状态。立香走在她隔壁,看着她,不知为何心里有一种幸福感涌出。

这条路很短,短的可怜,但立香忽然感觉自己在这条路上走了很久很久。以往自己一个人走在这条路上,总会觉得这条短短的路长得可怕,总想快点走完这条路,抵达自己想要去的地方。但如今,跟咕哒子走在这条路上,他丝毫不觉得这条路长得离谱,也不会觉得这条路短的让人舍不得迈出脚步。
或许,所谓的幸福就是指身处这一刻吧。

走了不知多久,小道终于见着尾。两人站在行人红绿灯旁,看着川流不息的车道。时间快到正午,原本碧蓝的天空突然飘来一整块厚云,云层遮挡住太阳,整个地面都阴阴的。如今,云层走了,太阳又出来了。

过了马路,走了大概几百米,两人来到地铁站。买了两张一日卡,进了站,上了地铁。

尽管是周末,但地铁依旧人山人海。立香跟咕哒子没位置可坐,只好找了个稍微空点的靠墙位置,站在那里。

立香并不知道今天的行程,咕哒子约他时只是说了出去吃顿午饭,然后去玩。

车厢里大多数人都是低头看着手机。等到地铁靠站停下,他们才会抬起头,收好手机,跟着人群挤出地铁。一群人走了,另一群人就来了。车厢永远不会空荡荡。立香被人群挤到有点难受。他若是换到另外一个地方站着,就不会受这苦,但他不能。他要在这里受这些苦,不然受苦的就会变成咕哒子。他可不忍心看咕哒子被其他人挤。

地铁开开停停,不知过了多久,终于抵达咕哒子和立香下车的站。

两人离开地铁,牵着手,在人流之中行走着。

离开充满冷气的地下,地上又是一片灼热。

南方的冬天,一日四季,早春中夏,下秋晚冬。

“越南菜如何?”咕哒子问。

“好啊。”

两人朝着一座写字楼走去。那座写字楼立香曾经去过,里面共有七层,上六层下一层。地下一层是大型超市,头三层是服装店,第四层是专门卖电子产品的,第五层是餐饮第六层是电影院。
搭乘观光电梯上到五层,两人走进一家名为清柠的餐厅。

餐厅里并不明亮,仅有的照明是每张餐桌上方的一两盏吊灯。白色的灯光柔和地打在木桌上,地面是调满银色花朵的黑色抛轴砖,天花板是一条条大小一致、互相交错的粗木梁,吊灯就装在两根木梁中间。身穿黑色工作服的服务员在一侧站立等候客人光临。

餐厅外面是热闹的商场,但一走进餐厅,喧闹声就消失不见了,仅有餐具的使用声以及被轻柔的纯音乐盖过的交谈声。整间餐厅充满着小酒馆的微醺,给人一种别让的感觉。

咕哒子挑了张靠中间的二人座坐下。服务员为她俩摆好餐具,倒水,附上两本菜谱。

立香翻开菜谱,一页一页的细看。咕哒子并没有翻开菜谱。她喝着水,双腿在桌下轻轻划动。她看了眼四周环境,就看着仔细看菜谱的立香。

立香并不知道咕哒子在看着他。他正满头大汗地翻着菜谱,思考着吃什么好。他不像咕哒子,他从未吃过越南菜,来前根本没想过要吃些什么。

他看了许久,终于决定吃些什么。他合上菜谱,抬起头,刚好看见咕哒子趴在桌子上,两颗明亮的眼睛看着自己。

立香假装咳嗽几声,然后伸手示意服务员过来点餐。

“我要一份绿咖喱荔枝鸡。”立香说。

服务员拿出一台机器,记下立香点的菜。

“我要一份椰青海鲜饭。”咕哒子说,“再要一份河岸香芒龙利柳米纸卷,还要两个泰国椰青。”

服务员记完两人点的菜,询问没有其他要点的,就离开了。

咕哒子拿起装着柠檬水的玻璃杯,喝上一口:“你没吃过越南菜吧。我挺喜欢这家店的,不算很贵,却超级好吃。”

她说着,又喝了一口水:“这里环境也挺好的,虽然在写字楼,但这幽暗的环境,我挺喜欢的。希望你也会喜欢上这里。”

说完,她笑了笑。

立香也喝上一口柠檬水,笑着点点头:“我已经喜欢上这里了。”

由于人少,菜很快就陆续地上桌。一整顿午饭,都是咕哒子在教立香如何挖椰肉吃,如何用咖喱拌饭。

立香对越南菜有了全新的认识,他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菜。他似乎能理解为什么咕哒子会带他来这里吃饭了,他也似乎明白为什么咕哒子这么喜欢这家餐厅了。

两人离开餐厅,朝着写字楼不远处的书城走去。

咕哒子喜欢逛街,但不怎么喜欢买衣服。对于她来说,衣服除了超级喜欢的那种,一般她都不会买新衣服,衣服多了家里的衣柜就会放不下。因此她的衣柜来来去去仅有十来件衣服。

咕哒子一个人的时候最喜欢逛书城。以前家里没空调,夏天最热的时候她就买一杯奶茶,在书城里泡上一天,她就坐在一个角落里,边喝奶茶边翻书页,从早看到晚。

周末,书城依旧多人。

咕哒子走到三楼,找了本《钟形罩》,就跑到三楼仅有的几张椅子边,选了一个偏僻的位置坐下。
立香也随手拿了本名叫《秒速五厘米》的书,坐在她隔壁。

咕哒子认真地看书,灯光打在她那身米白色的衣裙上,洁白的双腿在空气中有节奏地划动着,一切似乎都是透明的。她看得入了迷,把身边一切都忽略了,灯光、路人、立香以及时间,她全都忽略了。立香大致也是如此。

立香翻开书,本想读上一会,却因无意中看了咕哒子一眼,久久没能回过神,仿佛时间暂停一般。
最终,先是咕哒子回过神来。她抬起头,伸了个懒腰,然后看到立香打量着自己。她先是愣了下,随即她向立香笑了笑。

立香被这个笑容拉了回来。

他有些尴尬地摸了摸头,傻傻地笑了笑,就低头翻开书阅读起来。

刚开始,立香满脑子还是刚刚盯着咕哒子看的尴尬形象,但随着看到的文字越来越多,他渐渐沉迷在书籍之中。他已经很久没这么沉迷地看过书了。他跟咕哒子不一样,很少这么沉迷于阅读。

不知是文字过于伤感还是剧情过于悲伤,两行泪水从立香的眼眶涌出,滑落脸颊。

一张纸巾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,立香有些诧异,他看过去,咕哒子右手拿着一张纸巾递给立香,左手拿着打开了还没来得及合上的一包纸巾。立香接过纸巾,擦掉泪花:“谢谢。”

咕哒子点点头,把纸巾放回包里,低下头继续阅读。

一个下午的美好时光就这样打发在书籍里了。

立香很久没认真看过书了,他看得很舒适,直到咕哒子叫他他才反应过来,太阳正在下山。

两人把书放回原处,离开书城。他们进了地铁站,却未乘坐来时的地铁,而是换了另一条线路。

“我们接下来要去哪?”立香疑惑地问。

“去看一场音乐会。”咕哒子从包包里掏出两张票,把其中一张递给立香。

立香接过票,看了一眼票上的文字。

迦勒底学院十佳歌手决赛门票。

立香听说过十佳歌手比赛,这是每个大学几乎都有的一个比赛,但他从未听过这个比赛也要门票才能进的。

咕哒子似乎看出他的疑惑,解释道:“一般大学都是不用门票或者不对外的。迦勒底学院却是个例外。它每年的十佳决赛都会弄得超好,然后对外发售门票。不过这个门票一般不会很多,大概也就几十张。我好不容易才弄到两张的。”

地铁一路行驶,终于在太阳完全落下前赶到距离迦勒底学院最近的站。

1.3
迦勒底学院的体育馆人山人海,一大群在校大学生挤在T形舞台前。馆内一片漆黑,仅有舞台上的灯打着光,为这个漆黑的空间增添一丝的光亮。

时针指到十九时,伴随着乐队开始演奏,一段劲爆的前奏响起,十五位比赛选手一一登上舞台,共同演绎一首《奔跑》。

舞台上,十五位选手卖力演唱,舞台下,观众挥舞着各色的应援棒,沸腾起来。

不少观众还跟着舞台上的选手一起合唱。决赛刚开始,就已经high起来了。

尾奏落下,十五位选手都离开了舞台,整个舞台陷入了黑暗之中。忽然,几盏白炽光从顶部打下,一男一女主持人在灯光下登上舞台。男生一身黑色正装,打了个红色领结,一头两边铲平中间突出的黑色飞机头。女生则穿了条雪白色的连衣裙,一双银色的高跟鞋,一头黑色长发扎成一束及腰的马尾。
跟平常看见的开场白没什么大的区别。在介绍了评委老师后,主持人就开始介绍登场选手,选手也带着自己的比赛歌曲,登上舞台。

伴奏一响,整个体育馆都静了下来,没人愿意打扰选手比赛。

立香听着歌,忽然想起,自己小时候似乎也看过这种音乐比赛。那时自己还在上幼儿园,他的父母突然带他去市体育馆观看一个歌唱比赛。

那时自己还小,不懂得欣赏音乐,整天吵着要回家看动画片。

多年后,他又一次观看歌唱比赛,只是他不再闹,陪他的人也不再是父母。

十五位选手已经有一半上台演唱过了。现场进入了中场休息,不少观众趁着这段短暂的时间离开体育馆,最近的洗手间门口排满了长队。

一时间原本人山人海的体育馆变得人烟稀少,但同时却喧闹起来。

咕哒子把自己的单肩包交给立香保管,自己跑去洗手间。立香拿着她的粉色包包,坐在座位上听着身边的人谈论着刚刚比赛的选手。

立香不认识他们,也未听说过他们。他就是一个来听歌的观众,他唱的好听他就对他有好感。

大约二十分钟后,下半场的比赛即将开始,整个体育馆又一次熄了灯。而这时,咕哒子才摸黑回来。
轻柔的钢琴前奏缓缓响起,笛声也随之而来。

“这一路上走走停停”

“顺着少年走过的痕迹”

演唱的是一个男生,他穿了一件银灰色的正装,双手握着麦克风站在舞台中央,低着头,唱着。
钢琴声很弱很柔,配着男生的声音,让立香一时有了起风的感觉。

“我曾将青春翻涌成她”

“也曾指尖弹出盛夏”

“心之所动,且就随缘去吧”

“逆着光行走,任风吹雨打”

舞台上的男生嗓音很好,立香听着听着,就入了神,似乎他不是在看比赛而是在欣赏一场演唱会。忽然,他听到了呜咽的声音。他顺着声音看过去,刚好看到拿着纸巾擦着泪水的咕哒子。

她低着头,泪水随着她的脸颊凝成泪珠跌落地面。

一瞬间,他万分难受,却又不知所措。

他伸出双手,抱住咕哒子。突如其来的温暖让咕哒子呆了下,她抬起头,看见立香,不知怎的就笑了,头自然地靠在他的胸前。

“看个比赛还能吃到狗粮,我也是服了。”后面传来几个男生的声音。

立香并没有理会,反而抱的更紧。

“你的眼中明暗交杂一笑生花”

“暮色遮住你蹒跚的步伐”

“走进床头藏起的画”

“画中的你,低着头说话”

歌曲渐渐进入尾声,咕哒子擦干了眼泪,立香也松开了双手。

“谢谢。”咕哒子低下头,低声说道。

立香绕了绕头发,一时不知如何回答。他想了一会,说:“有我在,没事的。”

接下来比赛依旧,只是咕哒子不再动情。

时间过得很快,眨眼睛十五位选手都已经演唱完毕。工作人员从前排评委们的手中接过成绩单,回到幕后开始计算分数。

一切似乎又回到一开始那样,周围都是乱哄哄的。

主持人又一次登上舞台,还怀笑容地让大家敬请等待比赛结果,然后介绍起特邀嘉宾。

现场有些吵闹,特别是主持人爆出特邀嘉宾的名字后,现场一阵尖叫。立香没有听到那个名字。

主持人离开舞台,原本亮起来的体育馆又暗了下去。

一束微弱的白光忽然出现,一个穿着红色裙子的女生拧着一把小提琴登上舞台。

她架好小提琴,对着一边的伴奏团队点点头,一阵令人熟悉的钢琴前奏响起。

她微微侧着头,拉动琴弦。沉郁悠长的琴声奏响整个体育馆。一根根琴弦发出的声音让原本还有点小吵的体育馆瞬间安静下来,整个场馆仅剩下钢琴与提琴以及架子鼓的声音。

“风雨里追赶雾里分不清影”

不知是谁跟着唱,渺小的声音渐渐庞大起来,周围的人都拿出手机,打开灯光,跟着合唱。

“多少次迎著冷眼与嘲笑”

“从没有放弃过心中的理想”

咕哒子站了起来,跟着大伙唱起来。立香忽然感觉,这里变了个味。不知不觉,体育馆已经从一个简单的十佳比赛转变成一个时代的怀念。原本比赛时大家还在交谈,不怎么观看舞台,如今各个都入了神,大声呐喊。

“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”

高潮一到,整齐的歌唱声盖过音乐,每个人都喊着,唱着,立香也不例外。

一切犹如回到几年前,那时人们也是如此的在舞台下唱着这首歌。

歌声越来越大,立香的双眼充满泪珠。他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情,他也未参与过这样壮观的合唱。他激动着,他兴奋着,不知为何泪水就出来了。

或许每个人都想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,或许每个人都想自由自我永远高唱我歌。多年后立香回忆起这一晚时,脸上满是怀念。他忘不了这一晚,忘不了这晚的合唱。

“它会让所有人都开口,不管你愿不愿意,你都会被它吸引。或许这可能就是时代的精神吧。”他说。
时间回到那天晚上大合唱后一点,那时合唱已经结束,主持人也宣布了最终的成绩。

咕哒子挺喜欢的那个歌手并未获得冠军,这倒是让她伤感了不久。

体育馆再一次亮起来,工作人员引导观众离场,咕哒子和立香顺着人流离开。

离开体育馆,冷风袭来。

冬天的南方,一天四季。早春午夏,下秋晚冬。

立香打了个冷颤,刚想继续走,才想起咕哒子今天穿了条裙子。他看过去,正好看见咕哒子
戳手呼气,原本还有点红润的脸蛋此时竟有些苍白。

立香把外套脱下,披在咕哒子的身上。

“走吧,我送你回家。”立香说。

咕哒子低下头,不知在想些什么,过了一会,她才抬起头,露出一个有些勉强的笑容:“嗯。”

两人顺着夜色走在离开迦勒底学院的小道上,一路上人烟稀少。两侧人行道上昏黄色的路灯打在他们的身上,把两人照得有些伤感。两人在灯光的照射下逐渐化成灰点,消失在小道的尽头。

1.4

春天,新学期开始了,立香升入了高二。

士郎跟立香分开了,立香选了理科,而士郎纠结许久后,选了文科。

理科普通班在二楼,三楼是文理的重点和实验班,四楼是文科普通班。立香在二楼,士郎在四楼。
士郎本来可以待在三楼的,奈何他从不离题的语文作文很巧合的在这次考试中离了题,作文三十出头,距离重点班分数线就差那几分,那段时间是他为数不多的失了神的时间。

立香没问也没去安慰,因为他知道,一个名叫远坂凛的女孩就在三楼。

步入高二,高考越来越近,学习压力也随之增大了。每周都有考试,立香跟咕哒子周末出去玩的时间越来越少了。俩人从两周一次变成一个月一次,最终也就只有节假日才会偶尔出去放松一下。

下课铃响起,老师欲言而止,吩咐科代表去他的桌子上把白色试卷拿来发下就潇洒离去。

老师前脚一走,班上就马上埋怨起来。白色试卷是老师自己出的试题,题量虽少,但难度堪比高考浙江、安徽卷,每次都能把班上的同学虐个死去活来,晚修三小时,两个半小时做白色试卷,一半题目都没做完。

班里数学最好的几个同学互相叹息,开始分工合作,要是不分工合作去完成这张试卷,今晚谁也别想把各科作业写完。

立香坐在座位上,转着笔,看着窗外的走廊。

下课时间,走廊的人多了起来。他没想着抱怨白色试卷,再怎么抱怨,该做的还是要做,不会的还是不会。

微信上昨晚发送过去的信息石沉大海,至今还未得到回复。

他有些不开心。

窗外两个女生有说有笑地结伴走来,这两个女生他认识,分别是音乐社的核心成员久远寺有珠以及国学社社长苍崎青子。

“草十郎在吗?”青子透过窗户,向立香询问。

草十郎,全名静希草十郎,是立香同班同学,一个数学奇葩。他的数学成绩,在班里是出了名的,好的时候高的离谱,实验班里也有他的一席之位,低的时候班上随便找个人也能压着他。用老师的话来说就是:“这个人学的不精,没学好,只会搞些小聪明。”

“草十郎,有人找你。”立香回头朝班里喊了句,就继续发呆。

草十郎跟另外几个数学好的人刚分好工,听到有人找自己就朝着窗户看去。他看到青子跟有珠,就朝着最近的门口走去。

立香没有理会他们在门口交谈些什么,他低着头偷偷玩着手机——学校新的一年开始严禁学生带手机回校——微信有回应了。

立香等了二十五个小时,终于等到了。

“嗯。”

微信顶置的聊天窗口里只有一个字的回复。立香等了二十五个小时只等到这一个字,但他却觉得过去的时间都比不上这一刻。虽然仅有一个字,但他的心情开朗起来。他收好手机,抬起头,看着还在门口交谈的三位,吹起了口哨。

草十郎跟青子他们交谈完,回到课室里。他走到立香旁,问道:“立香,下下个月你有空吗?”

“怎么呢?”立香反问。

“下个月不是有一个文化祭嘛,文学社想弄个节目,但缺点人员,你有兴趣参加吗?”

听草十郎这么一说,他才想起草十郎本就是学校文学社的社长。他心情正好,便答应了草十郎。
尽管演出是下下个月,但排练却早早地开始了。

下午放学,立香跟着草十郎来到位于教学楼顶部的文学社活动室。草十郎来到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不少的人了。

“社长,你来太慢啦。”一个粉色头发的女孩有些抱怨地说。

女孩一头粉色短发,一边的头发刚好遮住右侧的眼睛,一副粉色边框的方形眼镜架在鼻梁上。

“抱歉抱歉,我们来迟了。”草十郎说,“这是我们参与演出的新成员藤原立香,他是来凑人数的。”

说着,他转过头跟立香说:“这是马修.基列莱特,是这次表演的女领读。”

“你好。”立香对马修说。

“你好,既然人齐了,那我们就开始排练吧。”马修说着,指挥着大家把文学社里的椅子桌子搬到两侧,把中间空出一个较大的空间,然后开始排练。

草十郎并不上台演出,他站在一侧,看着排练,那里不好他会在一次排练结束后提出。

排练一直持续到六点多才结束。此时食堂已经没菜了,立香跟草十郎只好去外面吃饭。

春天,天黑的没冬天快,但六点多,天也彻底黑了。三三两两的学生吃过饭,站在门口等着校门开启让他们进入学校。而此时,立香跟草十郎才在一家快餐店坐下,准备吃饭。

接下来的几天,立香都是如此地度过。

周末,满天白云。

立香早早地起了床,换了身衣服,夺门而去。

早在前几天,他就约了咕哒子今天出去玩。简单地吃了份早餐,他又一次提前半个多小时在公交车站牌旁站着,等到咕哒子的到来。他从裤袋里掏出两张电影票,那是他昨天就买好的电影票。他知道咕哒子喜欢这部电影,他提前买好了票,却并未告诉她,就像当初她带自己去看十佳决赛一样。他看了眼票上的开演时间,就放回裤袋,掏出一副耳机,戴上。

马路上车辆来来往往,行人穿着厚厚的外套走在街道上。一切都是喧闹的。

距离约好的时间还有十来分钟,手机突然传来震动,立香带着一丝的疑惑,掏出手机。

“对不起,突然有事,今天来不了了。”咕哒子发了一条微信过来。立香愣了。

然后他在微信上打起字。

“怎么呢?要不延迟到下午?”

写完,他重新阅读了一遍,然后把所有字全部删掉,重新写了几个字。

“好吧,那下次再约。”

阅读一遍确定无误后,他按了发送。

“嗯嗯。下次再约。”咕哒子秒回。

立香苦笑了下,回了个嗯字就把手机锁屏放回裤袋,然后朝着一个方向走去。

在约会取消后,立香就有些闷闷不乐地毫无目的地走在路上。不知是否因为肌肉记忆的缘故,他走着走着就来到书城。

原本今天的行程表里是有书城这一目的地的。每次出来玩,基本都会来一次书城,仿佛书城就是约会圣地一般。每次来到书城,立香都会感受到一种别让的感觉,纸质书的香味,平日里的纷繁复杂在进入书城的那一刻都魂飞烟散,只剩下娴静安然,一切都是那么地幸福。然而这一次,这些他都感觉不到了。他感觉不到书香味,也感觉不到娴静安然,更感觉不到幸福。他第一次觉得书城居然会这么喧闹。

咕哒子不在了,立香对书城的感觉也变了。

直接走到三楼,在文学区随手找了本书,立香就来到阅读区,随手找了个空位置坐下。

“师兄。”

“师兄!”

“师兄!!”

耳朵里的轻柔的音乐里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叫自己,立香摘下耳机,抬起头。

马修站在面前,一身白色连衣裙,拧着一个白色的塑料袋,微笑地看着自己。

立香看着马修,似乎明白刚刚是她在叫自己。他一时不好意思:“不好意思,刚刚没听到。”

说着,他的眼角看到隔壁有空的椅子,就站起把那张椅子搬到这张桌子边。

马修坐下,把袋子放在自己的双腿上,眼睛扫过立香看的书名:“师兄,你也喜欢看这本书?”

立香正在看一本名叫《白夜行》的推理小说。他饶了饶头,有些尴尬地笑着说:“我第一次看,之前没看过这种类型的,感觉还行。”

“我挺喜欢东野圭吾这个作家的,写的书挺好看的。对了,我推荐你去看看那本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,超好看。”

立香点点头:“嗯,我会的。”

马修看了眼手表:“时间不早了,师兄,我先走啦。”

“拜拜,一路小心。”立香对着起身离去的马修摆手说道。马修回头道了声嗯就朝着电梯离去。

立香看着她的背影,忽然感觉早上那种郁郁不闷的心情一扫而开,整个人重新充满了精神,就连这座书城,也有了新的感受。

立香自嘲地笑了笑,重新低下头埋入书海之中。

书城外,此时晴空朗日,一大片的阳光洒在街道上。

傍晚,晚霞映红了半边天。

立香吃过饭,回到课室开始写作业。

六点多的课室只有一两个留在宿舍吃饭的人。外边的天暗了,但课室没有开灯。

距离期中考越来越近了,立香前几天询问了下咕哒子近况后就没什么时间再去询问了。每天老师上完课就会顺手留下一大批的作业。作业堆积如山,让立香感到恐惧。他看着那一叠的作业,有时会在思考高三的师兄师姐究竟在经历些什么。

天渐渐暗了,晚霞渐渐消失了,班上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。七点整,随着上课铃地响起,晚修,正式开始。

立香抽出一本化学练习册,书写起化学方程式。

“嘟嘟”

柜桶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。

立香停下笔,朝走廊张望几眼才把手机从柜桶里拿出。

“能来公园这边陪我一下吗?我有点害怕,如果你出不来就算了,不用为了我而犯错。”

咕哒子发了条微信刚给他,但他刚打完大致扫过一眼,信息就被撤回了,紧接着第二条信息发过来。
“不用在意上一条信息,我没事,我很好,好好晚修,期中考试加油。”

立香把手机放回抽屉,握起笔,却一个字都没写。他低着头,不知在思考些什么。

片刻,他掏出手机,发了条信息给士郎,然后继续写作业。

一会儿,手机又震动了。

“可以,一会你来我下面,我把钥匙丢给你。一定要赶到,千万不要错过。”

立香大致扫了一眼,就把手机放在裤袋,从后门溜出。

士郎看着立香发来的信息,陷入了沉思。

他又想起初二那年,自己因为腿受伤而错过凛的party的事。如果当初自己忍着疼跑去参加,是否结局又会不一样。

他想着,回了条信息给立香,就从书包里把他的自行车钥匙掏出,时不时透过窗户看着楼下。

过了一会,昏暗的楼下终于出来一个人影。士郎打开窗户把钥匙丢下去,竖了个拇指,就把窗户重新合上,然后目睹立香朝着一侧方向跑去。

一定要赶上啊。

他看着立香消失在黑暗中的背影,心中默默地说道。

而此时的立香,刚好跑到学校的一个偏僻角落。他搬开石头,一个小小的洞暴露出来。

这是学校有名的狗洞,不少内宿生出去不是翻墙就是靠这个。如今学校的墙上缠满铁丝网,翻墙出去的可行性不高,只剩下爬狗洞这条路了。

立香试一试狗洞的大小,确定自己不会卡死在里面才钻进去。

狗洞的另一边,是灯光昏暗的乡村小道。小道上仅有路灯闪烁,空无一人。

立香朝着小道的一侧跑去,他刚入学的时候在这片地方迷过路,因此他知道如何出去。

穿过好几条乡村小径,立香终于回到学校大门口。他并没有停下脚步,尽管已经气喘吁吁,但他还是迈出脚步,朝着学校隔壁的医院跑去。

士郎的自行车就锁在医院的停车棚里。

立香熟练地开了锁,骑上自行车,蹬起脚板,沿着公路而去。

夜晚,月色被漆黑的云层遮掩着,幽静的小径仅有昏暗的路灯在黑暗中指引着方向。

立香沿着这条小径,拼了命地蹬。

士郎的自行车有一定的年纪,一路上不断地传出哐哐哐的声音。立香倒是想过停下来检查一下自行车,但一想到万一就因为这点时间而错过了咕哒子,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,更加用力地蹬。

还好自行车仅仅只是发出哐哐哐的声音,并没有出现任何的差错。

立香一个人蹬着自行车,一路上四周都是空荡荡的。漆黑的夜空,满天的繁星,昏黄的路灯,无人的街道。

立香还想快点,但他已经用尽全力,已无法更快了。他总觉得自己就是在跟命运赛跑,只要自己能在快点,就能追上命运,然后亲手改变吧。

夜晚的公园静悄悄的。平日里,夜晚公园有着不少的人。年轻人在散步,老年人在跳舞。音乐声总是在夜晚的公园里散播出去。然而今天,一切都不一样了,整个公园都是静悄悄的,没有音乐,没有什么人散步,更不用说跳舞的人了。

小径两侧的路灯闪烁着,整个公园有点暗暗的。

立香来不及锁车,他把自行车一扔,就朝着公园里跑去。他想询问公园里的人是否见过咕哒子,然而他跑了好一会,人影都没见着。

“咕哒子!”立香大喊着,声音在朝着公园深处传去,却没有其他声音传回来。整片公园静的有点可怕,似乎在嘲笑着立香的无用功。

立香停下脚步,他喘了几口气,然后再重新向前跑动。他很累了,但他不能停下来。他知道他现在正跟时间赛跑,一旦他停下来了,有些东西就过去了,他就更改不了了。

公园的最深处是一片湖泊,湖泊四周是一片草地。月光倒映在湖面上,湖面上波光粼粼,少许的灯光让湖泊四周不会暗淡无光。

立香沿着小径穿过一片树林,来到这片湖泊旁。

立香穿过森林后脚步就放慢起来。他着急的看向湖泊——这是他最后的希望了。然而一目了然的四周并没有任何人,仅有微风吹过带动树叶起舞的声音。立香呆呆地站在原地,他喘着气,但脸色并不好。

他走到湖泊边,大声喊道。

“咕哒子!”

声音洪亮,但依旧没有任何回应。

他还是来迟了,尽管他拼尽全力,但他还是来迟了。

他以为他能追上命运超过时间,但他一直都是落后的那个。不管他在怎么努力在怎么拼尽全力,他都没能缩短跟它们之间看是渺小的距离。

立香绝望地坐在草地上,呆呆地看着波光粼粼的湖泊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士郎来到公园门口,看见自己那辆躺在地上的自行车。

他叹了口气,扶起自行车,锁好,才走进公园。

临近十二点的公园静悄悄的,士郎看了看手机,朝着公园里的湖泊走去。不一会,他终于穿过树林,看到湖泊。

一位男孩坐在湖泊边,呆呆地看着湖泊,一动不动。

士郎有些无奈的摇摇头。

安慰别人可不是他擅长的事。但事到如今,就算是不擅长的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做了。

他把双手插在裤袋里,装着路过的样子朝着男孩身边走去。